石方传说

作者:海枯石
类型:玄幻魔法 状态:完结编辑:情话微凉 在读:18904人
  一个孤儿,被爷爷收养,却村庄却又将迎来马贼洗劫。逃脱一劫的他,怎样在这个暗流汹涌的年代一步一步脱变为一代英雄?他又将有一个怎样的传奇人生?有兄弟,有爱情,有热血,有阴谋,有奇遇,看主人公如何厮混江湖石方是一个孤儿,严格的说算是一个弃婴。听爷爷说,是有一次寒冬时节,爷爷进山采药时寻着哭声,在一条小道边发现的。可能是山里太冷,把小石方冻哭了,幸好爷爷及时发现,带回了家。爷爷发现小石方的时候,身上裹着单薄的襁褓,小脸蛋冻得红扑扑的,除了z脖子上挂着一块刻着“石方”二字的青玉,其它什么信息也没有,爷爷姑且给他起名叫石方。小石方和爷爷很有缘,小时候每次一哭,爷爷抱着他就不哭了。爷爷的老伴早年过世,几个儿子都在参战中被敌军杀死了,战火很快烧到村子,爷爷孤独一...


石方传说最新章节



石方传说相关资讯

石方传说精彩情节

  第二天天色大亮,石方才悠悠醒来。前天村庄被毁爷爷失踪,昨天又经历了一系列惊心动魄的场面,石方小小年纪也吃不消,一觉睡到现在。不过吃饱睡足,醒来只觉一阵爽快。想着想着才突然回过神来,我这可是在素不相识的人家,怎么能睡到现在?也不知道文彬怎么样了?虽然刚认识没多久,可毕竟人家也算救过我的命。一个机灵翻身起床,叠好被子,刚想出门,门已自开。推门而入的是一个七尺大汉,身材略显消瘦,脸上棱角分明,双目炯炯有神,仿佛要把石方看穿。一字浓眉排开,自有一种不怒自威的感觉,身披一件黑纱,随风飘在身旁,却有一丝飘逸。可不就是昨晚救他的大汉吗?如果猜得不错,这人应该就是文彬的四叔了。

  经过熟悉的小路,跨过熟悉的小河,晚风吹起来,石方不禁哼起了小调。今天进山采的草药是平时的两倍,还有几株珍稀的草药,送到镇上能换不少的钱,给爷爷买一些肉补补身体。想着想着,小石方嘴角不禁露出了了笑容。自从爷爷半年前腿脚越来越不利索,石方自己上山采到的药材太少,已经好久没有让爷爷吃到过肉了,石方自己也馋的直流口水。想着想着,不禁又开心的笑出来。

  文彬又问,“不知这个黑龙会老巢在哪里?我们要不要结合别的镖局将他们斩草除根?”四叔叹了口气,“哎,这个黑龙会以前听都没听过,专爱使暗器的帮会更是少之又少。我们现在也是毫无头绪,别的镖局也有被劫杀者,也没有线索。倒是据我这次追查,昨晚的两个只是黑龙会的小头目,他们的老巢应该还有更厉害的高手,即便我们找到他们,加上你爹神刀快手文长龙也不是对手呀。”文彬倒是有些震惊,心想我爹文长龙在北方镖局里面可是响当当的人物,凭借一手快刀震慑四方,没想到四叔居然说对方还有高手,看来这个黑龙会果然大有来头。文长风又道,“文彬,以后你和石方出门要多加小心,近来时局动乱,劫匪猖狂,一切都要小心为是。”“彬儿、徒儿知道了。”两个少年齐声答道。文彬又问,“也不知道父亲押镖什么时候回来?”文长风道,“快了吧,昨天大哥飞鸽传书说一切安好,预计今日晚间就能回来,你倒是不用担心,好好养伤就是。”“是,侄儿知道了。”

  文长风又对石方道,“石方,你跟我来。”

  石方把衣服换上,看来这四叔不仅武功高强,心思也比较缜密,给石方的衣服不仅大小合适,而且也是故意挑的素衣青衫布鞋,和石方原来的差不多,只是新了许多。石方不禁又心生感激。换完衣服吃过早饭,石方因为昨晚的事情,也隐隐有些担心文彬起来。穿过院子来到对面,途中遇到了好几个壮士打扮的人,倒也没有盘问他,只是笑着点点头。文彬的房间格局摆设和石方的差不多,估计是昨晚的毒药还没完全祛除干净,文彬还是略显虚弱,虽然贱贱的还想向石方挤出招牌式的笑容,可是怎么看怎么让人觉得别扭,也让石方感到难受。石方来到床边,文彬示意一个丫鬟模样的女子退了出去。石方见他脸色已经没有昨晚那么苍白,放心了许多,只是淡淡的问:“好点了吧?”文彬笑道:“好多了,没想到你还会关心人啊?”石方道:“你虽然没有看错人,但是你把我想错了。我虽然不太愿意和陌生人打交道,但是我对朋友还是不会不问不顾的,我只是最近经历了一些事情。”“这么说你承认我是你朋友了?哈哈哈!”文彬听到这话仿佛比吃了解药还要管用,顿时来了精神。

  转过几座山丘,远远的看见了村子里的“炊烟”,可是懂事的石方发现今天的炊烟和以往好像有不同,不仅浓烟滚滚,黑暗中许多房子烧了起来,隐隐的还闻到了血腥味。小石方小脸刷白,心里嘣嘣直跳,仿佛已经预测到不好的事情发生,扔下背篓就往家里跑。越近村子,小石方的心就越往下沉。村里一片狼藉,一路上血迹斑斑,男女老少皆有死者,要不是小石方从小跟着爷爷行医,也许见到这血腥的场面,当场就要被吓晕过去。然而饶是如此,小石方胃里也一阵翻腾,强忍着呕吐感往家里跑。烧着的房屋伴随着浓烟,掩藏着地上杂乱的马蹄印和成片的血迹,耳边不时传来痛苦的**声。然而石方无暇顾及,他要先找到爷爷。石方跑到家门口,房屋已经烧着一半。石方不顾自身安危,冒险冲进屋里,一脚踢开大门,找遍屋里,然而哪有爷爷的身影?爷爷是石方现在唯一的亲人,爷孙相依为命,石方不知道如果爷爷出事,他以后的路该怎么走。

  文彬说完,倒是少有的沉默了。石方听了,本想安慰一下,可是却不知从何接话,似乎自己也陷入了沉思。两个少年就这样沉默着。似乎命中的安排,把两个命运相似的少年冥冥之中安排到了一起。还是石方打破了沉默,似乎也是为了故意扯开话题不去想这些不开心的,“对了,你知道这附近有没有大一点的酒楼,我想去当伙计,一来可以赚点钱养活自己,二来可以打听许多消息,说不定就有前天马贼的消息。况且我总是住在你们镖局也不太好。”文彬少有的微怒道:“你这么说是不拿我当兄弟是吗?”“不是不是”,石方连忙摆手。“你如果拿我当兄弟,就别说这些话,一直住在这里就是。至于打探消息,我们镖局另有眼线,让他们留意一下岂不是比你去酒楼强多了。”“哈哈哈,彬儿说的极是。”正当两个少年谈开,四叔进来了,“我看你性格沉稳,是一块练武的好材料。倒是很是符合我的口味,如果不嫌弃就住在我们镖局,我教你武功。一来文彬也缺少你这样的一个朋友,二来你去找马贼报仇也需要过硬的武功。”石方连忙站起来,恭敬道,“四叔客气了,石方何德何能,能交到文彬这样的朋友,又能遇到四叔这样的好人。石方不是不愿意留下来,只是石方从小没有练过武功,虽然对学武心生向往,可是怕是难以成就,反而耽误了四叔。”四叔对于石方谦虚的态度倒是很满意,笑道:“放心吧,昨晚你的表现我已经看见了,与同龄孩子比少有的冷静、稳重。而且在回来的路上,我已经触摸你骨骼轻柔,是一块儿练习轻功的好材料,可不要浪费了。”文彬也在一旁对石方使眼色,“是呀是呀,四叔可是我们镖局里轻功第一的人,当年在北方为了追赶一个劫匪头目,连飞了一天一夜,终于把劫匪抓住,号称“百里长风文长风”。可以说在我们那一带是响当当的人物。你拜他为师绝不会亏了你。”四叔听着侄儿的夸奖,也甚是高兴,自得之色溢于言表,捋了捋下巴上的两寸短胡,“呵呵,彬儿,那都是江湖上朋友的抬举,以后在外人面前可不能如此造次。”文彬调皮的吐了吐石头,仿佛伤势已然痊愈,示意石方抓住机会。石方虽然老实,却也不笨,赶紧冲文长风跪下:“师父在上,请受徒儿一拜。”文长风满意的点点头,心安理得的受了这一拜,又亲自把石方扶起来,笑着道,“嗯,不错,没有我想象的那么笨,总算收了个乖徒儿,哈哈哈。不过我们江湖中人不兴这些规矩,你能始终保持一颗正义之心就行了。我只是教你武功,以后怎么做人还要靠你自己。”石方被师父这么一说,难得的小脸一红,信誓旦旦的道,“请师父放心,徒儿一定谨遵师父教诲。”“嗯,很好。对了文彬,昨晚你们为什么会从那片小林子回呀?你父亲不是吩咐你去打听完马贼的消息就立马回来么?按理说走大道应该能及时赶回来的。”文彬立马把石方村子如何遭马贼洗劫,爷爷如何被抓,以及路上偶遇石方耽误了行程的事情前前后后给四叔交代了一番,石方才知道原来文彬正是为了打探马贼的消息偶遇的他,也真是有缘。而至于文彬打探马贼的消息纯粹是为了追查杀母之仇。文长风听了也甚是愤恨,同时也为徒儿石方的遭遇深表惋惜,三人又一阵叹息。

  石方很害怕,也很焦急。一边祈祷爷爷不要出事,一边跑向外面,希望从村里人口中得知爷爷去向。村里人死者无数,好不容易在村口找到了一个大叔躺在地上。这个大叔是村里的木匠,石方隐约记得四岁的时候大叔还经常带一些木头小玩意儿逗石方开心。然而现在大叔一条胳膊已经被砍断,鲜血还在往外流,另一只手捂着胳膊,脸色惨白痛苦的**着,眼看也没法活了。石方一个箭步冲过去,一边扯下身上的衣服撕开一条碎布,尽量为大叔包上,一边问大叔:“牛大叔,村里怎么啦?我爷爷去哪儿了你知道吗?”大叔痛的直皱眉头,可是硬是没有掉一滴眼泪。张开微弱的嘴唇,虚弱的悄声说道:“是......马.....贼......你..爷爷....你爷爷.....被马贼......带....走......了,说是.....要找...一个郎中.....给他们的头儿治病,搜遍了.....附近的村子,还把....还把......我们村里人.......都杀了,你.......快走吧”石方紧皱着眉头,拳头握的紧紧的,牙咬得咯咯响。小小的心灵蒙上了抹不掉的阴影。望着全村狼藉悲惨的画面,在这个兵荒马乱的年代,石方该何去何从?且不说马贼带走爷爷不曾留下一点线索,即使有线索能找到爷爷,光是现在石方现在孤身一人又手无缚鸡之力的状态,根本就没办法救出爷爷。天下茫茫,哪里该是石方的容身之地?虽然心系爷爷,可是从小艰苦的生活就给小石方烙下了坚强和勇敢的烙印。石方暗暗发誓,一定要勇敢的活下去,找到爷爷,并为村里人报仇。

  石方没有接话,而是陷入了沉思。文彬似乎看出了他的心思,关心的问道:“对了,你最近怎么了?有什么难言之隐吗?”石方默默的点了点头,把村庄如何被毁而爷爷下落不明的事情详细的交代给了文彬。文彬听了以后默不作声,只是握紧了拳头,显得很激动,也不管伤势如何,咬牙切齿的恨声道:“这帮该死的马贼,早晚有一天我要将他们赶尽杀绝。”石方正奇怪虽然文彬与他算是朋友,可也不需要如此咬牙切齿吧?正想发问,文彬已经道出了原委,原来,文彬的老家不在这里,他老家在北方,因为连年金人的骚扰,加上官匪勾结,使得边境上民不聊生。终于有一天,随父亲外出押镖时,马贼血洗了镖局,把镖局剩下的兄弟斩杀殆尽,连自己的娘也被马贼杀死,镖局被劫,后来寻觅马贼踪迹,也无迹可寻。因为北方实在太乱,只好辗转来到了南方。没想到现在南方也出现了马贼,时局真是动乱不安啊。

  文彬打破沉默问道,“四叔为何如此之巧,正好也在树林?要不是四叔,我们估计已经死在那两个人手里了。”四叔道,“说来话长,最近我们押镖频繁被骚扰,我怀疑和一伙叫“黑龙会”的人有关,他们专爱使暗器,已经有好几个弟兄栽在他们手里,别的镖局也有兄弟受他们骚扰者。我出去调查,正好追到那片树林,他们隐藏的功夫倒是也挺高明,我一个人怕他们两个一块儿偷袭,也不敢贸然行动,就这么对峙。没想到你到了倒是打破了僵局。”两个少年把前后一结合,都道原来如此。也是三人有缘,要不是文彬坚持和石方同行,他们俩估计也不会走小道,而要不是他们俩走小道,估计也不会这么容易打破文长风和两个黑龙会劫匪的僵局,四叔也可能受伤也不一定。说到底还得感谢石方,不过这些也都是江湖儿女心胸宽大侠肝义胆的好处。

  石方是一个孤儿,严格的说算是一个弃婴。听爷爷说,是有一次寒冬时节,爷爷进山采药时寻着哭声,在一条小道边发现的。可能是山里太冷,把小石方冻哭了,幸好爷爷及时发现,带回了家。爷爷发现小石方的时候,身上裹着单薄的襁褓,小脸蛋冻得红扑扑的,除了z脖子上挂着一块刻着“石方”二字的青玉,其它什么信息也没有,爷爷姑且给他起名叫石方。小石方和爷爷很有缘,小时候每次一哭,爷爷抱着他就不哭了。爷爷的老伴早年过世,几个儿子都在参战中被敌军杀死了,战火很快烧到村子,爷爷孤独一人漂泊他乡来到了现在这个偏僻的小村子——寿安村。爷爷旧时跟祖上学过医,懂得一点医术,村里也正好缺一个郎中,爷爷在村里住下来给村子带来了极大的方便,加上爷爷乐于助人,与村里人相处很融洽。小石方因此也很得村里人喜爱,小时候就是吃村里大婶的奶长大的。然而随着小石方长大,老爷爷身体一年不如一年,近半年来更是腿脚行动不便,只能靠小石方上山采药换点药钱和村里人的接济生活。生活的艰难,让小石方总比同龄的小孩显得更加成熟稳重。

  石方所在的村子离镇子还有一段距离,离城里更是遥遥无比。以前爷爷身体还好腿脚便利的时候,每次到小镇上卖药材都要把小石方带上,给他买好多好吃的好多好玩的。还有几次爷爷采到了几味珍稀的药材,要拿到城里去卖,把小石方也带上了,城里的繁华给小石方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然而现在爷爷也不能去城里了,即时采到好的药材,也只能靠石方拿到镇子上便宜卖掉。

  盛夏时节,天色已晚,露珠已经开始爬上杂草,道路上已经看不见人影。勤劳的农民已经各自收工回家,忙碌了一天,等待着他们的是家里可口的饭菜和家人的期盼。然而,远远的山坡上,还隐隐约约能看见一个大约十来岁岁的小男孩迈着步子往山下赶。素衣青衫布鞋,虽然都很破旧,可是很干净。男孩背后背着个大竹篓,大竹篓和小男孩瘦弱的身影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竹篓里面装满了各种草药,草药下层装的是一堆柴火。可能是小小瘦弱的身板经不起竹篓的重量,压得有点佝偻,然而每一步却走得很坚定很稳重。因为他知道,家里还有年近八十的老爷爷等着他回家照顾,他必须在天黑前赶回家。“这些药材是大山给我们的馈赠,既能治病,我们也要靠它们吃饭”,石方脑海里又想起了爷爷柔和的话语和慈祥的面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