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的不归路

作者:狂魔琛少
类型:推理悬疑 状态:完结编辑:素笺 在读:28515人
  原是两家恩怨,虽然倒是有些事有蹊跷。究竟谁是谁非,尚待可考。 一个人的不归路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就在刚才我看见有人进来,本来打算习惯性的说句:“您好,不知您想要什么东西?”时,我硬生生地换成了:“董洪佑,你来我这里干什么?”而他却没有像我一样声色俱厉,只是淡淡地笑了笑:“何少华,我知道你对我家心存芥蒂。不过,那都是上辈人的事了,再说这次我是来找你做生意的。就算你和我过不去你也不能和钱过不去吧。”“你有什么生意可以和我做?我想我店里的车西都入不了你的法眼吧。”我回给他一个淡淡的微笑。。...

一个人的不归路最新章节



一个人的不归路精彩情节

  我紧跑了几步便听到了“哗啦啦”声音。“什么东西?”我问到。“那里有一口井,里面好像有水流。”董洪睿说道,随后他一字一顿的念到:“往生井。”“往生井是什么东西?”岳成问道,我慢慢的来到了他们的身边勉强可以看到他们的轮廓,摇了摇头带着讽刺说道:“董洪睿,这就是你的打手?怎么什么都不知道?据传说往生井可以看到前世今生。”“他不是打手,他是我的朋友,请你尊重些。”董洪睿冷冷的说道。我笑了笑没有与之辩论,而是趴在井沿上向井中看去,毕竟可以看到前世今生,有这便宜谁不占。经济并没有外面的浓雾,里面只有一滩清水,慢慢的那滩清水中出现了一条大街。突然“砰”的一声大街上的一个男子应声倒下,我知道那边是我的父亲,随后我母亲因为生我大出血去世,随后往生井中出现了一幕幕我生活中的不幸,最后我也是出车祸而死。紧接着往生井中的画面一转,变成了一个在病房中刚呱呱坠地的婴儿,他的旁边躺着一个贵夫人般的女子,一眨眼间那个婴儿就长大了,仔细一看那赫然是我!“我”的一生很顺利也很风光,最后安详的在病床上闭上了眼睛。

  不过,这不是往生井吗?怎么会知道下一世的事情?“枉生,枉生,枉为一生。”正当我疑惑时,一个动人的女声传入了我的耳中,“这一世道路坎坷,下一世生活美满,为何不快去享受下一世的美满?”的确,人活这一世不就为了过的好一些吗?既然这一世过的这么狼狈,为什么不去享受下一世?恍惚中,我的手按到井沿上打算跳下去。不过我转念一想,我不是出车祸死的吗?这么会跳井身亡?我猛地咬了一下舌尖,剧烈的疼痛让我恢复了意识。我仔细的想了想刚才的事情,看来这不是往生井而是枉生井,虽然这两口井只有一字之差,但实质却是天差地别,桂生是吃人不吐魂魄的主。

  我带着董洪睿来到了古井旁,井里面全是石块,不过倒是有一个仅能一个人过去的缝隙,看来那些尸使已经把这里挖通了,正当我到算开口提醒董洪睿这里有尸使时,董洪睿却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轻声说道:“下面有人说话。”我仔细听了听的确像是有人在交谈,我估计应该是那些尸使又变了回来。

  这时几个尸使早已向我扑来,我提着石工锥刺到了其中一个尸使的小腹上。没想到我居然像是刺到了一块钢板上一样。我见势不妙,转身向旁边退去。但他并没有给我退的机会,飞起一掌直接把我拍到对面的石壁上。不知道这石壁上有什么东西给我缓冲了一下力量,并没有我想象的那么痛。我抬头一看,居然是十几具干尸!而他们头上贴的符箓早已化作齑粉。我急忙在背包中掏出来一张镇尸符向其中一具干尸的灵窍上贴去,不过还是慢了一步,我又挨了一掌飞到对面的墙壁上,很显然这里也有干尸。

  果然我的选择是对的,因为此刻一个干尸顶着我的镇尸符向我跳了过来,我急忙抽出石工锥向它的门面刺去,刚好刺到它的眼眶中,我飞起一脚又把它踹到了地上,不过这对它并不能对它造成什么太大的伤害,只有把它体内的尸气放出来才算大功告成。我侧身躲过另外几具干尸的袭击,在背包中掏出了一根细长的红绳,我把其中的一端打了一个活扣套在了其中一具干尸的脖子上,不过效果实在是不令人满意随后我又咬破手指,把血点在红绳的一端后念出了缚灵咒。其实这么细的棉线普通人一扯就断,不过在一些邪祟的眼中尤其是粽子就像是一条结实的锁链一般。

  “我们继续向前走吧,这里实在是太呛了。”董洪佑不断地干咳着说道。虽然看不见他,但我还是习惯性的点了点头说道:“走。”在这浓烟里,我始终只能看见有两束手电光在向我移动,等进了墓门后烟才小了些。我祭出了一张驱邪符确保里面没有邪祟后才走了进去。

  到了目的地董洪睿才点了点头,示意我下车。“在哪里?”董洪睿下车后问道。“就在前面的那个村子里。”我指了指尸使村,不知道什么时候那又恢复如初了。“村子里?你们怎么打的盗洞?”董洪睿满脸的不可思议。“这里是个尸使村。”我摇了摇头说道。“什么是尸使?”他紧跟上我的步伐问道。“我也不清楚。我只知道在侵入它们所守护的墓里时他们就会尸变。”这时我们已经走到村口了。这时一名老者在旁边走了过来,不仅吓了我一个激灵。“你们三个是干什么的!快点从哪里来就在回哪里去!”那老者满脸的怒火。我冷笑了一声,没有理他,继续带着董洪睿向前走。我也不怕他是尸使,毕竟光天化日之下他能干什么,不过那老者到魅族看我们,只是冷冷地说了一句:“你们会后悔的。”

  我深吸一口气,发现浓雾已经消失,此刻的董洪睿已经趴到了井沿上,我急忙抓住他的胳膊不过还是晚了一步,井沿本来就不高,他跳下去后也把我带了进去,我一手抓着董洪睿一手抓着井沿,这时岳成直接跳了下去,本来井口就不大,直接把我们给带了下去。“扑通扑通扑通”三声,我们三个应声而落。我心中不禁暗骂一声,上天真是刚给了我希望,有扇了我一巴掌。冰冷的井水让他们清醒了过来,“你不是说往生井可以看到前世今生吗?怎么是个蛊惑人心的东西?”董洪睿对我怒吼到。“我哪知道这不是往生井,而是枉生井,它们虽然只有一字之差,但枉生井是杀人的。这也是一个人性化设计,与其让盗墓贼在浓雾中绝望的死去,还不如在这井中自杀。”我自嘲的笑了笑,又看了看四周,紧接着说到:“岳成呢?怎没没见他,他和我们一起下来的。”我的话音刚落,一股强大的吸力把我吸了下去,井中的水也极速的向下流去,看来是井下不知道什么地方被打开了。我原以为井中最多有几具死人骨头,没想到这里居然是蜿蜒曲折的,一路上把我撞的七荤八素,最后什么也不知道了。

  好在我用的红绳很长,勉强可以把那十几具干尸全部围起来,随后我又打了一个死结才松了一口气。不过董洪佑和张志勋哪里却没有什么进展,只见他们一直被那些尸使追着跑。“你还在哪里愣着干什么?还不来帮忙。”董洪佑对我吼道。“我们直接向前走吧,别管他们了。”我说到。“你没看见前面的墓门吗?怎么走?”董洪佑

  没好气的说道。“你把炸药给我,我去爆破。”我看了看前面的墓门,其实它很有可能不用炸药去炸就能凿开,不过我们时间紧迫,只能这样了。“算了,我去爆破,你来顶住。”张志勋说罢便在那些尸使中抽身而退,当然随之而来的还有一群尸使。“现在距离太近,炸药要少用些,否则我们都会没命的。”我说罢便祭出了一张三昧真火符,虽然烧的很爽,但是效果并不明显。“我知道。”张志勋说罢便跑向了墓门,我正打算掏出石工锥和它们肉搏时,却突然发现堵住井口的碎石处出现了一些缝隙。“张志勋,快点,上面的尸使又要进来了。”我喝道。“我已经很尽力了,炸药已经引燃了。”张志勋从我的身旁跑过去时说道。

  我把高祖父的玉牌收起来后继续向南方走去,我就这样走了一个多小时,如果是在外面我早就穿过了村子,看来它是不打去不让我出去了。我尝试性地祭了一张破幻符,希望这只是幻觉,毕竟走了这么长时间还走不到底,这个墓到底有多大。不过想象是美好的,现实总是残酷的,刚才的破幻符根本就没起作用。

  “应该是尸使,等你下去你就知道他们是什么东西了。”我笑了笑说道,随后我便在地上钉了一颗铆钉后把攀岩绳绑在了上面,“进去后小心下面的尸使,它们几乎不怕任何的道家法器。”我说罢便将攀岩绳抛了下去,正当我打算下去时,攀岩绳突然绷紧了,我的脸色巨变说道:“那些尸使恐怕要上来了。”“怕什么,现在是正午,就算它们上来了又能怎样。”岳成冷冷地说道。我摇了摇头,自顾自地掏出匕首要把攀岩绳割断,这时董洪睿突然拦住了我:“让他们上来吧,否则到时候我们也不好下去。”正当我犹豫之时,一个中年男子在井下钻了出来,说道:“真是谢谢二位出手相救,如果不是你们我们全村人都要死在井下。”我点了点头什么也没有说,看来不进这口井它们真的个和正常人一样,不过董洪睿则一脸狐疑地看了看我,

  就在刚才我看见有人进来,本来打算习惯性的说句:“您好,不知您想要什么东西?”时,我硬生生地换成了:“董洪佑,你来我这里干什么?”而他却没有像我一样声色俱厉,只是淡淡地笑了笑:“何少华,我知道你对我家心存芥蒂。不过,那都是上辈人的事了,再说这次我是来找你做生意的。就算你和我过不去你也不能和钱过不去吧。”“你有什么生意可以和我做?我想我店里的车西都入不了你的法眼吧。”我回给他一个淡淡的微笑。

  画符的工作我一直做了五六天,直到最后一天我才在我的店铺里美美的睡了一觉后又饱餐了一顿,毕竟去哪里要有足够好的精力与体力才能活命。不知不觉中已经到了晚上十点多。一直到了十一点他们才到了我的店铺。我背好背包便跟着他们上了车。

  井

  “你不是说那些是尸使吗?我怎么看着和正常人一样?”董洪睿突然问道。“正常人?如果是正常人那我们跑到井下干什么?”我冷冷的回答道。之后董洪睿没有在追问下去,看来他已经明白这个道理了。“都别出声。”董洪睿低声说道。“都跟我来。”随后我便看到一束手电光急匆匆的向前方飘去,而另一束手电光也跟着飘了过去。我想如果我这束手电光不跟着飘过去恐怕又要走散。于是我也跟着飘了过去。

  我还是来不及起身,直接躺在地上来了一记扫堂腿。不过我的腿打在它的脚上犹如撞在一块石头上一样。我还没来的及反应,张志勋直接向它撒了一把糯米,不过没什么效果。正当那尸使要踩在我身上时,突然又在井口跳进来一个尸使,直接把它给压到了地上。我趁此机会在地上站了起来。“你不是说尸变吗?怎么糯米不管用?”我问到。“我哪知道,我这也是第一次见,那只是我爷爷告诉我的,鬼知道这是不是一个品种。”张志勋没好气的说道。听了他这话后顿时就有想撞墙的冲动,你倒是早说啊。我在背包中掏出石工锥,看来现在只能用硬的,我管你是什么东西把你捅成马蜂窝看你怎么找我事。正当我们说着话时又有几个尸使跳了下来。“快堵住这里,否则他们会一直跳下来。”张志勋说道。“你们先顶一会我去装炸药。”董洪佑说着便冲向了井口的下方。

  这副骨架上有些零零碎碎的金属饰品,还有一把已经散了的绣的不成样子的铜钱剑,我拿起地上唯一一个不是金属的东西——一个玉牌。玉牌上面还有一个孔,看来之前是挂在脖子上的,不过绳子已经腐朽烂了。当我看到玉牌上刻的字时,立马就不淡定了,因为上面刻的是“何成民”——我高祖父的名字!并且下面还刻着一个大大的“何”字,并用一些花纹围了起来。很明显这是我们家的族徽,这样的玉牌我们家的每个人都有,那是从我太祖爷爷那时留下的规律,每个人的玉牌除了名字不一样,其他的都是一模一样的,于是我急忙掏出我的玉牌进行对比,果然两个玉牌除了名字不一样外,其他的地方都一样。不过我的高祖父不是葬身云南吗?怎么会跑到这里?看来那次的事件并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简单。

  我还没想出头绪时,张志勋淡淡的说道:“这里面住的可能不是人。”“村子里不住人那住什么?”董洪佑笑了笑。“尸使。”张志勋说出一个让我摸不到头脑的名词。“其实这也是我听我爷爷说的,尸使是专门用来守墓的僵尸,当没有人侵犯时他们常人无异,一旦你想去盗他们所守护的墓时他们会立刻尸变。”“如果这么说这一村子的尸使,就凭我们三个不还够给他们塞牙缝的。”我苦笑道。“所以说这是一根难啃的骨头。”张志勋一脸严肃,“我们先进村看看确定一下墓门的具体位置。”

  • 古色的&中像一

      今天我像往常一样在我这古香古色的古董店中像一个古董一样坐在我那古董级别的电脑前看着古董般的怀旧电影。不过现在却来了一个不像往常一样的客人。

    2020-10-16 08:55:34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