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开花落不相知

作者:凉小龟龟
类型:青春校园 状态:连载中编辑:诗人的血液 在读:10601人
  花开花落不相知相识凉小龟龟以及最新章节免费深度阅读,《花开花落不相知相识》小说是凉小龟龟的原创小说作品。 朱碧所以是天界最尬尴的神仙了。顶着唯一一个“见习生”神仙的称号,扶佐月神专事六界情爱。她作梦都心里想飞升仙界上神,结束了见习生一袭素色古袍的女子抚着额,从一堆堆凌乱纠缠的红线中爬出来,眼前的一切令她目瞪口呆——。...

花开花落不相知网盘  花开花落不相知结局  花开花落不相知皮相  花开花落不相知txt  花开花落不相知好看  花开花落不相知_凉小龟龟  花开花落不相知 百度云  花开花落不相知txt百度云  花开花落不相知小说  花开花落不相知免费阅读  


花开花落不相知最新章节



花开花落不相知精彩情节

是谁如此丧尽天良,是谁如此恶贯滔天?如今这天上地下,仙魔妖灵,谁人不知谁人不晓,她的情丝殿是最最穷苦困顿,最最没有油水可捞的地方?究竟是谁,连殿中那一团团可怜的小红线都不放过?

正当素衣女子不断捶着头,努力回想为何情丝殿会变成如今这幅残乱不堪的样子,一个月白色的身影疾风骤雨一般掠过来,还伴着强烈的电闪雷鸣:“小朱儿,不好了!小朱儿,完蛋了!小朱儿,你闯下大祸了!”

月夏见她神色淡淡,反而一脸地惊愕起来,一手食指颤巍巍地伸出,指着朱碧便破口大骂道:“小朱儿,你怎地如此不知死活?”

但显然月夏不似朱碧那般如释重负。他颇有些沉重地摇摇头,道:“若你只是喝醉以后与人一夜风流,倒也不是什么大事,顶多算一朵烂桃花。而如今你闯下的祸,怕是师兄也无能无力了!”

“诶?”朱碧长舒一口大气,怒道,“师兄,不会用四字成语便别随意吓唬人。我清修了十数万年,清誉可贵,差一点便毁于你的口中!”

朱碧挠了挠头,仔细从那一片凌乱破碎的记忆中搜寻片刻,好似是有个清丽绝美的身影来过情丝殿,正是天帝唯一的女儿,香神云莞殿下,于是便点点头:“确有此事。”

月神月夏其实是个十分撩骚的男青年,唇红齿白,眼若秋波,肤色白皙,且十分爱惜自己的皮相。每日不惜抽出一个时辰的时间,坐在铜镜前梳洗打扮。而最最主要的是,自那素衣女神仙飞升以来,月夏那厮便再未做过牵线的勾当。世间的痴男怨女只知去月老庙求姻缘,却不知背后穿针引线帮他们搭桥的幕后英雄却是个女神仙!

“师兄……”朱碧眨眨眼,打算酝酿下一滴眼泪来攻陷月夏,嘴里还不忘叨叨,“想你我二人十几万载情谊,光秃秃、寂寥廖的洪荒十三洲上,我们相依为命,我们携手共进,我们……”

原来不是没有办法啊,这可就放心了!

朱碧从地上爬起,拍了拍裙裾上的尘土:“您便一次把话说了吧,吞吞吐吐地,倒像个忸怩的仙子。”

而后父神母神归隐,不问世事,洪荒之上六界始分,天、佛、人、妖、鬼、魔各自发展繁衍。后历经仙、妖、魔三界大战,天界之主梵音不幸阵亡,众神便举荐了战乱中功劳最大的战神幕天为继任主君。时乃天庭初定,幕天改称号为天帝,号令众仙。天帝按资历、法力划分天界诸神,令他们各有分工,各司其职。月夏便是那时被指派为月神尊上,专司情爱,实为天庭第一届领导班子成员,颇具威望。

月夏见朱碧一脸的迷茫,悲叹一声,道与她听:“昨夜,云莞殿下趁着我不在,拿着一坛她亲手酿制的百花香来情丝殿找你。她既然贵为天界公主,又是快要飞升上神的仙尊,找你一个小小的神仙,能有何事?何况还带着礼物前来,似是恳求之意。殿下她,是因爱慕花界的那位,来情丝殿拿了好酒与你,要你为她与那一位牵红线啊!我今日去姻缘殿时,察觉事情有异,便立时来寻你了。”

“你是说,昨夜我为了一坛子百花酿,给云莞殿下和花界那位花神,牵了红线?”朱碧一丝一缕地从月夏的话中,读懂了他的意思。

“什么?要我去花界?”听了月夏一番话,朱碧立即哭丧着脸,眼前又是一阵天旋地转。天知道,她才不过起身半个时辰,怎地打击却一个接一个,络绎不绝,且每个的份量都不亚于晴天霹雳!

月夏自然也遭了殃,被刚正不阿主管天条的严明神君视为渎职,责罚闭门思过,百年内没能迈出月神府一步。有了这活生生血淋淋的教训,朱碧在牵线之时便不敢怠慢。以至于,生生将她的眼珠子使得疲劳过度,眼神甚是不好。每每到了夜里,就无法清楚地视物,需得在情丝殿祭起数颗夜明珠照明才是。

“这……”经他这么一说,朱碧终于开始觉得自己好像真的闯了祸了。一滴硕大的冷汗不争气地顺着额角滑下,她急忙拭去,面上强自装出古井无波状。

“那你可还记得公主殿下是为何过来?”月夏继续追问。

至于这无私奉献的女子是谁,她乃月神府情丝殿爱神朱碧。虽说现如今只是个见习期爱神,但大小也是个神仙,且尽职尽责,从不懈怠。

“哎呀,你怎地如此急躁?”月夏一把拉住她,直摇头,“这天神之间的事情,哪有那么容易了断?这线是剪不断的,除非你亲自去那二人的脚踝上取下来。云莞殿下有意与花神结百年之好,定然将她那条红线保护地很好。若想解开她那一根,是不可能了。为今之计,只能从花神那边下手。如此,小朱儿你需得往花界走一遭,趁着花神还未倾心香神之前,将他那一根红线解下来才是!”

  • 左半边&只见她

    女子的左半边脸伴随着这一声又一声的“小朱儿”,不停地抽搐着。只见她托着昏沉沉的脑袋回他:“师兄,我头痛地很。你小点声叫唤,吵得我脑仁儿疼。”

    2020-10-27 05:20:40详情点赞(0)回复(0)
  • 无私奉&今只是

    至于这无私奉献的女子是谁,她乃月神府情丝殿爱神朱碧。虽说现如今只是个见习期爱神,但大小也是个神仙,且尽职尽责,从不懈怠。

    2020-10-27 08:13:43详情点赞(0)回复(0)
  • 脸忧色&一个将

    “哎呀小朱儿,现在你的脑仁儿就算拿出来生炒都无济于事了,还管它作甚?”那月白色的身影难得一脸忧色,瞅着女子的眼神就像望着一个将死之人。

    2020-10-27 12:33:48详情点赞(0)回复(0)
  • &点头:

    如此,见习爱神朱碧倍儿诚实地点点头:“看来,是喝了。”

    2020-10-28 01:54:52详情点赞(0)回复(0)
  • 为了打&昏睡不

    最可恶的是,那贼人为了打劫情丝殿,竟还给她下了药,令她昏睡不醒,记忆更是一片模糊。也不晓得被下的是什么药,要是对她尊贵娇柔的仙体和苦苦修来的灵力造成了损伤,可如何是好?

    2020-10-27 08:45:51详情点赞(0)回复(0)
  • ,她的&中那一

    是谁如此丧尽天良,是谁如此恶贯滔天?如今这天上地下,仙魔妖灵,谁人不知谁人不晓,她的情丝殿是最最穷苦困顿,最最没有油水可捞的地方?究竟是谁,连殿中那一团团可怜的小红线都不放过?

    2020-10-25 06:11:25详情点赞(0)回复(0)
  • 这是如&觉了。

    今日晨起,头痛欲裂,口干舌燥,天旋地转,委实难受——这是如今最最强烈、最最真实的感觉了。

    2020-10-26 07:22:48详情点赞(0)回复(0)
  • 浓香馥&郁的酒

    朱碧见状,举起自己的袖子也闻了闻,果然一股浓香馥郁的酒味扑鼻而来。这么说来,情丝殿一片凌乱,不是遭了窃贼,而是因她自己醉酒折腾地缘故?

    2020-10-27 11:46:36详情点赞(0)回复(0)
  • 东倒西&歪的酒

    七零八落的红线团,东倒西歪的酒坛子,难道,情丝殿被人打劫了?

    2020-10-25 05:23:37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