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出牢笼

作者:工作餐
类型:进化变异 状态:完结编辑:渐渐春风老 在读:28502人
  谁也不不喜欢被终身监禁,明白了在监狱里,自然而然想回去,不论以及使用不合法或是不不合法的办法。要不然不明白呢,在监狱里该怎么生活……呢?要不然从不明白突然间明白自己生活……在监狱里,又不可能会回去该怎么办呢? 脱开牢那么有没有一座能够管住罪犯的思想的监狱呢?现实生活中恐怕是没有,就算是有几个变好的,那也是管教人员辛苦的努力换来的。能够令所有的罪犯的思想都变好的监狱现在恐怕还没有。既然不能让他们变好,哪能不能把他们的犯罪思想变没有了呢,在现实生活中是不可能的,那是更大的犯罪。。...

脱出牢笼重新的诗句  脱出牢笼咒  脱出牢笼 唱词  


脱出牢笼最新章节



脱出牢笼相关资讯

脱出牢笼精彩情节

  但是在科幻小说中就不存在这样的问题了,这部小说就是写了一个大监狱,里边所有的犯人的思想都被抽取了,他们没有了思想,只是剩下了本能。而且这座监狱的犯人都是无期徒刑,没有被释放的机会。就连他们在监狱中所产生的后代也没有被释放出去的机会。

  我拉住了暴怒的王平,毕竟在医院里要是医生挨了打,怎么说王平也是要承担责任的。我拉住了王平以后慢慢的走到那个医生的面前,看着他的双眼说:“你不光是一个庸医,你还是一个道德沦丧的人,就凭你对待病人的态度,你没有资格做一个医生”。可能是我凶恶的样子吓到了他,我说完后那个医生并没有敢再说话,而是一转身就走了,只是在走到走廊拐弯的时候,看到我应该追不上他了,才小声的说:“你说我的态度不好,你怎么不问问他是一个什么态度?”说完掉头就跑了。其实在那样的距离,他觉得我追不上他,但是以我长期练武的身体,要追上他是一件极其轻松的事。只是听到他那句话,我觉得这里边一定有什么我还没有了解清楚的事发生了,毕竟我是刚到,还不了解情况。仔细想想也是,能把一个医生气的说出这样的话来,一定是他的病人说了什么或者是做了什么对他实在过分的事情。可我又知道我的朋友王平绝对是一个谦谦君子,他能对医生做出什么过分的事呢?想到这里,我觉得有必要先向王平问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所以也就没有再追那个医生。

  王平又躺回沙发上,两只眼睛紧紧的盯着我,一字一顿的说:“我的手现在就是这样,它自己在动,不听我的指挥了,你明白了吗?”

  我听完他的话从第一反应就是王平最近是不是工作忙得晕了头,怎么说起胡话来了。手是自己的,你不指挥它怎么会动?就是生了病,最多也就是两手失去了知觉不能动而已。我实在想不明白什么是“手自己在动”。想到这里我刚想说话,王平却直接开口接着说了下去:“对,就是它自己在动,我控制不了它了。好像这两只手自己有了思想,他想怎么动就怎么动,根本不听我的话,为了不让它乱动,我现在全身的力气都用来控制这两只手了,稍一放松,他就会做出连我自己也想不到的动作来。”

  在这个过程中,我虽然觉得王平不是很正常,但也实在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也没有什么话说,只是等着王平先开口。可是知道他妻子上楼以后,王平没有接着说话,而是又闭上了眼。我这才着了急,对他说:“你到底是怎么了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王平听见我说话,才慢慢的睁开眼,很迷茫的说:“我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我不知道该说什么?”我差点气得从沙发上跳起来,把我老远的叫到家中来,却不知道说什么!还没等我指责他,王平猛地直起身来,直瞪瞪的看着我说:“你说一个人的手它会动是不是也很恐怖?”我被问得一愣,说:“你在说什么呢,谁的手不会动,要是手不会动了才恐怖呢。”王平听完我的话,用诡异的目光看了我一眼,说道:“要是手他自己会动呢?”我听完一下子没反应过来,刚想说话,才觉得他说的话不对,什么叫“手自己会动”,他到底想说什么?

  在这个过程中呢,因为一开始大家的情绪都很激动,我还真没来得及问他到底得了什么病,当他给我说对不起的时候,我才发现他趴在床上的以及翻身的姿势极其别扭,好像两只胳膊都不能动也是的,都是靠腰部的力量来做各种动作。听到他和妻子说话,我赶忙插了一句嘴:“你到底得了什么病?”王平并没有回答我,而是看着他的妻子说:“我的病真的好了,你看我的胳膊和手会动了。”说完他的胳膊猛的剧烈的挥动了一下。我觉得很好笑,差点笑出声来,正想再调侃他两句“谁的胳膊、手不会动呀”之类的话,可他妻子的奇怪的举动却阻止了我。当看到王平的胳膊挥动之后,他的妻子猛地扑了上去,抱住了他的胳膊,不停的大声问:“真的好了吗?真得好了吗?真的能动了吗?”王平听到他妻子的问题,赶忙回答:“是能动了,确实会动了。”我再一次感到王平的回答很好笑,也很别扭。但在当时那种情况之下,我也没有多想。只是站在一旁看着他们两个人的行为感到很好笑的同时,我却也感到很诡异。毕竟一个人的手会动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就算一段时间手上出了毛病,不能动了,好了以后,也不至于激动成这个样子。

  王平看到我的神情有点迷惑,知道还没有明白,先是用你怎么那么笨的眼神看了我一眼,然后做了一个松了一口气的动作。我就看见她的两只手猛地向前伸了出来,狠狠的砸在了玻璃茶几上,茶几应声而碎,他的手却什么事也没有。我大惊,说:“你在干什么?”王平一脸苦笑的说:“你还没有明白吗?不是我,是他自己!”听了他的话,我一下子就知道了什么是“手自己在动”!虽然现在是白天,我仍然有点毛骨悚然的感觉。他的手真的自己在动!因为我知道王平是一个普通人,虽然他的身体素质不错,但绝对没有一拳打碎玻璃钢的茶几的力气。现在他不但是做到了,而且手还一点事也没有。同时我还看到,王平在砸完茶几后,很艰难的,似乎是用尽了全身力气才把两只胳膊垂了下来,保持不动。

  可是这样就又有问题产生了,虽然这些人没有了思想,但他们还有本能,还是会产生后代,而他们的后代还是会在哪所监狱里生活。随着时间的推移,一代一代的繁衍,会发生什么事呢?他们的后代还会产生思想吗?按照进化论的观点,那是很有可能的。那么她们的后代产生的思想会是什么样呢?还会不会知道他们是生活在一座大监狱里边?要是知道了又会不会想逃出去呢?又能不能逃出去呢?会发生什么样的故事呢?

  我虽然很疑惑,但看到他们夫妻两个伉俪情深,也不好意思打断,只好略带尴尬的站在一旁。王平可能是早就看到了我想笑又不敢笑的样子,哼了一声,对着我说:“很好笑吗,也不怕把你憋死”。听了他的话,我到忍不住了,哈哈大笑起来。王平对我也无可奈何,转过头去不搭理我,对他妻子说:“好了,你也看到了,快去办出院手续吧,我一刻也不想再呆在这个医院里了。”他妻子顺从的离开去办出院手续了。

  王平家在解放之前很富有,可以说是我们县里的首富,有一座很大的宅院。解放后,他们家被评为了地主成分,那所大宅院也被国家没收了。可是因为那个宅子太大,村里边不知道用来干什么。在当时的那个年代中,大家谁也不愿意住到地主家里边去,所以那座大宅子就空了下来。等到我们稍微长大了一点的时候,还经常到里面住迷藏。但因为年久失修,无人管理,那个院子里面虽然房屋很多,但都很破,院子里也长满了杂草。我们捉迷藏的时候只敢在门的边上,谁也不敢跑到院子里边去。据老人们说,那所宅子里面闹鬼,有狐仙。鬼和狐仙我们没有见过,但是小时候倒是经常有狐狸从里面跑出来。老人们告诉我们那个东西是有灵性的,不能伤害它们,谁伤害他们谁就会得到报应。所以吓得我们更不敢到那个院子里去了。

  我一下子被吓呆了,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那么有没有一座能够管住罪犯的思想的监狱呢?现实生活中恐怕是没有,就算是有几个变好的,那也是管教人员辛苦的努力换来的。能够令所有的罪犯的思想都变好的监狱现在恐怕还没有。既然不能让他们变好,哪能不能把他们的犯罪思想变没有了呢,在现实生活中是不可能的,那是更大的犯罪。

  我接的那个案子并不复杂,也就在十来天之后就经法院调解解决了。案子结束以后,我想起了朋友生病这件事,觉得挺内疚。毕竟那个朋友是我从小到大的弟兄,用北京人的话讲就是“发小”,我们之间的感情还是很深的。没能及时的去看望他,总觉得不好意思。所以呢,在案子结束之后,我赶紧和那个朋友联系,看看他怎么样。没想到一个电话却惹出了一件大事情。

  我的家族虽然传承了很久,但并没有给我留下什么值钱的东西。我自己的前途还要我自己来奋斗。律师这个职业,在时间长了以后,可能会挣钱很多,但在一开始,在没有关系,没有案源的情况之下,我的日子很难熬。可我的父亲却认为,自己的事业自己奋斗,除了保证我不被饿死之外,其他的忙是一点也不肯帮。其实也不光是我父亲这样,我们家一直有这个传统,在男孩成年之后,就由自己去闯荡,没有一定成就,是不能回家的,而在这个过程中,家族是不能帮忙的。我原以为现在新社会了,这个传统应该被放弃了,谁想到我父亲还是不肯帮我。但我也知道,他也并没有完全的遵守祖训,要不然我早被饿死了,呵呵。

  我回到了病房,看到王平的妻子正在劝他不要和医生生气。听着他妻子的口气好像这件事情的发生责任并不完全在那位医生的身上,反倒是王平应该承担的责任更大一点。我不由得更加奇怪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才让他有这么大的火气呢?为了缓和气氛,我故意一种十分轻松的口气对王平说:“哎呦,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值得我们一贯的谦谦君子如此生气呢”?其实我这么说并没有什么别的意思,只是想缓和一下紧张的气氛,但王平听了以后却更加的生气了,两眼直勾勾的等着我,仿佛要把我吃到肚里去。我一看这样,知道自己说错了话,可又不知道错在了哪,因为我们从小到大开玩笑开惯了的,从来没有见到过他这个样子,一时之间我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但毕竟现在他是病人,为了缓和他的情绪,我还主动的走过去向他道歉:“对不起啊,我不知道你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说话可能是过分了,还请你原谅”。虽然是道歉,我的话还是带着一点玩笑的意味,因为我总觉得我和王平之间没有必要用这么郑重的方式进行谈话。可王平听到我的话之后的反应却更加的奇怪了,他以极其别扭的姿势翻过身来,很郑重的用低沉的声音对我说:“是我不好,我太激动了”。我还真有点受不了他这种郑重其事的态度,刚想要对他说没有关系。他却没有等我说话,扭过头对他的妻子说了一句更奇怪的话:“我的病好了,我要出院”。

  再说这个故事之前,还是很有必要介绍一下我的这个朋友,他姓王,叫王平,和我是一个县城的人,大学毕业后,留在了首都,进了国家机关,在首都机场工作,官不大,权力不小,主管外国人的出入境工作。他从小学习成绩就很好,也是一个身体很健壮的人。爱好体育,在学生时代一直就是体育先进分子。平常很少生病的。所以我对他偶尔生一次病也没有放在心上,从内心觉得他不会有什么大问题的。况且我的另外一个朋友也告诉我没什么大事。

  要是没有今天我要讲述的这个故事的发生,也许我的一生也就和大多数人一样,平平淡淡的度过了。可就是因为这件事情的发生,让我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我接触到了一个新的世界,我的一身武功有了用武之地。那么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呢。这件事的一开始是很平淡无奇的,大多数人都经历过。它的开头是这样的:

  一到医院,我就发现事情有点不寻常。我朋友的妻子站在医院的门口,焦急的等待着我的到来。可等我赶到问他我朋友的病情如何的时候,她却犹犹豫豫的说不出话来,只是要我赶紧到病房去看王平,我以为出了什么不好的事情,没有细问,就急急忙忙的向病房赶去。可等我到了病房门口,还没进去,就听见我朋友在大声的和什么人争吵。我不由得很奇怪,王平从小就是一个很安静的孩子,很少和别人发生争执,是一个大声说话都脸红得人。况且这又是在医院里,又有什么人能惹得他大怒呢?

  • 时学到&当上了

      这件事发生以后,我再也没有机会展示自己的功夫,和大多数人一样,平平淡淡的上完了大学,回到了自己的家乡,利用自己在大学时学到的知识,顺利的通过了司法考试,当上了一名律师。

    2020-10-25 08:46:26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